《 我在末日游戏里基建种田 》陌闻雾

19. 掉落

哦豁,不是一道,是好几道。

几道黑影完全把自己笼罩了起来。

沈安安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因为一时暴富的兴奋而发下了警惕性。

在不知不觉中居然被人近身了。

作为远战射手的沈安安在了解自身优势的同时,也深刻的明白自己的弱点。

一旦被人近身就很难对敌人发起攻击。

射手本身就不适合近身伤害。

也幸亏,这群人没有恶意。

沈安安看着面前的人群,虽然知道他们不和那群人是一伙的,可是仍然善恶难辨。

刚刚想开口,说话的沈安安被一道声音打断。

发出声音的主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小姐姐,是我啊。”

沈安安记得这个说话是男孩子,打怪的时候出力很大。

看起来是没有恶意,可以多分一点掉落给他们。

不过,听到这话的沈安安还是有点懵的。

许常看着沈安安疑惑不解的目光,擦干了脸上的污渍和血迹。

露出了一张干净又带点朝气的脸庞。

沈安安当初只是看这个男孩子有点眼熟,还以为是因为看长得好看的男孩子一个模样呢。

战斗时,离得太远,看不清脸庞。

现在走近一看,沈安安记起来了。

原来是在马路上遇到的那一伙少年们。

少年们的脸上都带着一丝苍白,眼上也带着乌青。

精神状态早就不如当初遇见时的好了。

显然日子过的并不好。

这群少年的身边,还有些陌生人,看起来应该是一家人。

“是我啊,许常。”

在沈安安观察的时候,许常再次说话表明自己的身份了。

“我知道,我记起来了。”沈安安回复了许常的问题。

还没等沈安安继续说下去。

许常这人,已经劈里啪啦的说了一推。

沈安安才发现,自己当初怎么没反应过来,这人是个话痨呢。

“你怎么会来,我老早就认出了来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许常显然是有点骄傲的。

虽然沈安安不明白这又什么。

许常又接着说道。

“你是不是被他们骗过来的,我猜一定就是。”

“收拾的好,他们这群人都不是什么好人,这次踢到铁板了吧,活该。”

这句话,充分得到了身旁众人的赞同。

显然,许常这群人对于沈安安向艾望出手并没有意见,更甚至想要亲自动手。

可见这人作恶多端。

“你可真厉害,排名....”

想要说些什么的许常突然想到了什么,没有在说下去。

毕竟有人提醒自己不可以随便暴露别人的性命,小心给人带来不变。

因此,许常没有在说。

沈安安也是听见了他说排名两个字,大抵是知道他要说排名第一的问题。

自己当初也未曾隐瞒自身是姓名,所以对于他知道这一点并不在意。

甚至,沈安安对于这人能管住嘴,表示更加诧异的。

许常并没有因为这个,而且停下说话,而是转头提到了那天的事情。

“当初幸亏有你的提醒,我们才能平安的活到现在啊,真的是太感谢你了。”

看许常还想继续说下去的样子,沈安安立马打断了他的发言。

“谢谢夸奖,我们还是说一下正事吧。”

说的正高兴的许常一下子有点没反应过来的说道:“正事,什么正事?”

沈安安看着面前这个呆气的少年不免有点扶额想笑。

但是,呆气的人显然只有许常一个。

许常身边的少年章元玉,拉了拉许常的衣袖,小声提醒道:“怪物掉落啊,笨蛋。”

这个白白净净的少年倒是,让沈安安突然注意到。

不是因为这人干净好看的过分。

而是因为这个人,在他开口说话前自己居然都未曾注意到过他。

这种隐藏成完完全全的背景板的能力,很是让沈安安忌惮。

这种人,可以轻而易举突破自己的防线,来到自己身边,给自己致命一击。

当初,自己就曾经遇到过这种人。 差点就死在了游戏里面。

沈安安抱着警惕的眼神看着这人,态度是在是算不上很好。

虽然沈安安知道这个和当初伤害自己的并不是一个人。

但是还是没办法完全放下警惕。

就连二愣子许常都看出了,沈安安对章元玉的警惕。

如果不是有自知之明,许常还以为沈安安这人喜欢自己,吃醋了呢。

想到这里的许常差点先笑了出来,幸亏憋住了。

章元玉本人虽然有点懵,倒是没有其他什么反应。

淡淡的对着沈安安笑了,温温柔柔的,不带一丝敌意。

这举动倒是让沈安安,不得不再次竖起自己高高的保护罩。

章元玉本人的想法倒是很简单:这人帮过许常,这人是个好人。

沈安安也不得不说,这人有点像.....

像什么呢,像是古时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

对,就是这个。

想到这里的沈安安不免唾弃自己。

这都是什么形容词啊。

到后来的沈安安才发觉自己形容的到底是有多恰当。

两人都是孤儿,从小一起在孤儿院长大。

之所以这么着急的想要离开市区,就是因为他们的家。

孤儿院建在市区外面。

赶着救人,才被迫选择与艾望这群人合作。

毕竟时间越久,孤儿院人的生命安全就越来越难以保障。

现在这个时候,谁也不敢耽误时间。

许常自己是亲眼看见过的。

艾望等人的恶行,劫财抢夺装备,杀人侵犯女性。

其实也不止他们。

就短短几天的时候,就让这个红旗下长大的好青年,三观崩塌。

看着众人苦难,却无能为力。

施以援手,却被反咬一口,恩将仇报。

这些事情已经让许常,身心疲惫。

无力再管其他,只想着如何回家,如何保全身边的人。

许常对于这个帮助过自己的沈安安到是没有什么防备。

不得不说一句。

这种状态,沈安安自己也经历过。

结果就是,实力才是这个末日游戏里面最重要的筹码。

许常旁边的这些生面孔都是其他同学的家人。

那次分别后,他们就一起去市区里救出来的。

这些事情,沈安安当然没有神通可以知道。

一切都是话痨的许常告诉自己的,因此又浪费了自己在人间的几分钟。

一边的众人到是一副习惯的模样。

抱怨完这些的许常才开始向沈安安介绍着身边的少年。

这人是许常的发小,叫章元玉,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情份异常深厚。

“你别看他长的这大高个的。清冷端方的样子。其实啊,柔柔弱弱的,像个女孩子一样,平时可....”

这话沈安安听着到是没有什么嫌弃的意味。

反而带着点炫耀。

沈安安的眼神有点可疑的看着面前这个侃侃而谈的少年。

这会,许常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

“好了,阿常,别说了。”

这次打断话痨的是他口中的柔弱少年章元玉。

少年到是显得有些恼怒。

这时又来了一群人,是以华策为首的那一伙人。

这一伙人的目的显然更加明确,是为了怪物的掉落来的。

怪物击杀后,只有必杀一击的玩家才能获取掉落。

华策上前,说道:“多谢你的救命之恩,还没来的及感谢。”

沈安安很是迟疑的开口说道:“算不上吧?”

毕竟,怪是一起打的,没有自己他们暂时也不会死,因此在沈安安心里完全算不上什么救命之恩。

华策一看沈安安这么说,就知道这人压根没有想起自己,连忙继续说道:“不是的,是深林里面,你救了我一家人的性命啊。”

这些沈安安倒是记起来了,那几个被毛球怪追杀的一家人。

沈安安什么都好,但就是好像有那么点脸盲。

只见过一面的人是,很难记住的。

除非是实在是有点什么特点,好看当然也算一个。

显然华策哪一点也没有,因此站着自己面前也认不出来。

让沈安安感到诧异的是:这是什么概率,大家都凑在了一起。

而此时在场的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沈安安。

众人都是知道华策和许常两人的实力的。

毕竟,也是因为有他们两个,才能和艾望这群人和睦相处。

众人也看见了她和艾望的战斗。

沈安安一个人就打败了艾望一伙人,这实力真是不能低估。

最重要的一点,两只怪物的最后一击都是沈安安拿下来的。

如果沈安安一人想独吞的话。

沈安安也知道这场面大概也是无法控制的。

哪怕领头的是华策和许常。

哪怕沈安安对他们俩都有恩。

毕竟,利益面前难分情分。

哪怕是他们俩想放弃,可他们身后的人怎么会同意呢。

哪怕是沈安安现在的战斗力,在众人手里也要废一番功夫才能离开。

幸亏沈安安也没有什么想要完全独占的心思。

沈安安也没有在和其他人寒暄什么,太浪费时间了。

直奔主题的说道:“好了,先看看掉落了。”

顿时现场都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知道,怪物的掉落将会是多么诱人。

这可是领主级别的怪物啊。

但是基于沈安安对付艾望的手段,暂时也没有人敢上前查看。

而沈安安这下,终于可以好好看看怪物的掉落了。

沈安安走进,将所有掉落都看了一遍。

雾草。

一红三紫。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