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末日游戏里基建种田 》陌闻雾

梦境

“只有五个玩家才能活下去。”

“互相残杀吧,我期待你们的表现。”

系统的声音残忍又无情。

看向玩家的眼神就像是看向古罗马斗兽场里面的角斗士一般。

在场的人就像只是供人娱乐的玩具一样,

现场一片哗然,却暂时无人动手。

却都远远的和身边的人隔开。

谁也不想做第一个动手的,谁也不想成为别人手里的羔羊。

突然,只看见一位少年,抽出匕首。

众人远远的退开,生怕少年的目标是自己。

只见少年纵身一跃,冲向了再天空中的系统。

“自相残杀前,我先搞死你。”

少年的匕首泛着冷冷的光芒。

天空中的男人显然有点疑惑,为什么居然有蝼蚁敢对自己动手

少年总是无所畏惧。

不惧死亡,不惧恐惧。

匕首刺向,却又戛然而止。

被挡住了,男人手轻轻拨开,在少年的肩膀上轻轻一推。

就在众人以为少年会死亡之际。

谁知这少年居然还活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只是起伏的胸口还表明这人活着。

“我说了,游戏开始 。你们不动手,那就全部死在这里吧。”

“不,不,我要活着,我要活着。”

一位年轻的女人,疯狂的呐喊着。

拿着手里的武器突然向着前方的人发起攻击。

前面的男人没有防备瞬间倒地,慢慢的化作一阵泡沫消失不见。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能死,我还有孩子。”

看到这一幕,女人心理防线完全崩塌,跪在地上失声痛哭。

可是有了她的第一个开头,就有接下来的第二个,第三个.....

恶一旦被释放,就难以关闭。

毫无防备的女人,这位年轻的母亲,也是在了另一个人的手里。

随后的领地就变成了一片地狱。

所有人都在互相残杀。

为了活下去。

这时,已经有不少人的名字消失,也有不少人的名字闪闪发光。

这光芒就像地狱里面的光,让无数人以为是离开地狱的方向。

可是那个少年身边却还是空地,没人敢来。

不知是敬重少年的勇敢还是畏惧系统的能力。

少年孤零零的躺在地上,脸色惨白,呼吸微弱。

突然少年好像回复了不少,可是却无人关注。

隐约可以看见少年的喉咙在吞咽着什么,可是少年的面前却空无一物。

随后,肉眼可见的是少年回复了不少。

少年冲着身边的人说道:“杀了他,他有弱点,他没有那么强。”

声音微弱,可是沈安安还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是的沈安安在这个少年身边,给少年喂药的也是自己。

沈安安贴上自己唯一一张隐身符。

这是自己击杀怪物的掉落,为此一张,尤其珍贵。

沈安安潜伏到少年身边,这一切都是沈安安和少年晋南城的计划。

晋南城是沈安安在末日自救游戏里面为数不多认识的朋友。

观察领地时,沈安安就发现这人也被留在了这里。

设法和晋南城联络,计划了这一出戏。

至于晋南城为什么保证他可以活着,自然也有他的秘密。

沈安安无从得知,也不好奇。

这人武力不强,但是有个极强的天赋,就是感知。

感知一切生物的属性、状态和弱点。

大抵是天赋逆天,因此也有不少限制,必须触碰到需要感知的生物才可以,还有次数限制。

这项天赋也让晋南城在游戏里面无往不利。

因此沈安安才会和他合作计划了这一出戏码,为的就是探知那个男人的弱点。

沈安安在系统攻击晋南城的时候就发现了,他并不是完全风轻云淡的,绞杀玩家对他来说是又负担的。

大部分玩家都没有发现,在晋南城攻击的时候,系统的反应速度和攻击伤害都远远不如第一次高,并且还沈安安清楚的看见了这人身体的微微摇晃。

不明显,但是沈安安的确看见了。

再根据晋南城的感知所得。

这人并不是无敌的,他有弱点,他的实力在他不断出手的时候逐渐降落了不少。

只要有弱点就好,趁他不注意要他命。

“你好好休息,我一定杀了他。”

沈安安俯身在晋南城的耳边说道。

少年的眼睛带着信任的光彩,微微点头。

沈安安想了想顺手塞给晋南城一件主动道具。

是自己都舍不得用的护身罩,以免有点人趁乱把晋南城搞死了。

那就不知道了,没死在系统游戏手里,死在了这些玩家手里。

沈安安迅速离开了少年身边,想着人群的方向跑去。

因为隐身符的原因,也没有人看见沈安安的动作。

混乱的现场自然也没有人关注沈安安的消失。

沈安安拿出自己火红色的弓箭,鲜艳的红色直击人心。

只是无人欣赏这件武器的美貌。

沈安安看见自己的弓箭,其实是有一点懵的。

自己的弓箭好像不是这个样子的,可是好像就是这个样子。

沈安安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忘记了一点什么。

可是深思过后,自己的弓箭的确是这把没错啊。

不能再犹豫了,多犹豫一下,死的人更多。

一箭

两箭

三箭

.......

沈安安凭借高敏捷度,快速改变攻击位置。

箭矢一箭一箭射向天空,射向系统。

箭矢的攻击方向各不相同,一时之间让自己,难以分辨到底是谁在攻击自己。

在自己接二连三的震慑下居然还有人有这么大的胆子。

地球人真的是好样的。

突然,男人感觉有人在靠近自己。

只见那人凭空一抓,抓住了少女纤细的脖子,系统看见了自己手里女人的样貌,清纯柔弱。

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冒犯自己就该死。

可还未等到自己用力,一道寒光从眼前闪过。

一阵刺痛。

系统的眉心被沈安安手里的匕首划破,犹如一点朱砂痣点在了男人的眉间。

系统却如同受到了重伤一般,脸色顿时变的惨白。

“死的是你,不是我们。”

沈安安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说到

可是哪怕沈安安和系统之间距离不过一手,可是沈安安任然看不见这个男人的脸。

沈安安的耳边传来了系统的话,只见这人咬牙切齿的说道:“好样的,真的很好,我记住你了。”

系统抓住沈安安的脖子的手掌用力,沈安安瞬间感觉到了窒息。

脸色涨红。

啪嗒一声,手里的匕首也掉落在地。

沈安安第一次觉得自己要死了,死亡离自己这么近。

不是说眉心是弱点嘛?

这人这么还没死,他再不死,自己就要死亡了。

突然领地到处开始了破碎,处于边缘的人物也逐渐消失不见。

很快,沈安安和系统也化作一场虚无。

消失在了这片黑暗中。

空洞的黑暗中,隐约传来一句话:“我还是赢了。”

只是再也无人关注。

寂静的体育馆里,许多人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想起了发生的一切。

只是所有醒来的人都看不见身边的人,都以为只有自己一人还在体育馆内。

晋南城疑惑的从地上爬起来,自己是被困在梦境中了吗?

捡起地上的卡片,所以这又是通过奖励?

晋南城也是先驱者,自然就以为这也是一场游戏考验。

只是他不知道,死亡的人早已不在是人。

晋南城推开体育馆的大门,门外阳光灿烂。

只是门外的场景和沈安安,来时的模样完全不同。

要是沈安安看见就会发现,这完全是京都的建筑,是京都的体育馆。

不过沈安安暂时还是没有清醒过来。

紧接着,又有一部分人看到并捡起地上的卡片,只是有些人有,有些人没有。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些有建立的都是未曾在游戏里面杀人的玩家。

众人走出体育馆。

世界全然不同,有的人面前有断壁,有的人面前有密林,不过都是自己一人来时的模样。

沈安安突然发现自己在一片黑暗中,看不见一点光亮。“

黑暗中传来了声音,淡漠又平和,听起来十分熟悉。

“我记得你,先驱者沈安安。”

“你很勇敢。“”

“谢谢夸奖。”

沈安安很荣幸的接受了它的夸奖,话锋一转问道:“不过,你到底是世界意识还是游戏系统,或者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沈安安并没有被它的夸奖蒙蔽,质问道。

沈安安感觉的出来,现在说话的人并不是自己刺杀的那个系统,也不像末日游戏的系统,它更像是末日自救游戏的系统。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只是想让更多的人活下罢了。在末日活下去,让更多的人活下去,你们需要自救。”

“自救。”沈安安喃喃自语道。

“末日总会过去的,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这道声音突然变得遗憾惋惜了起来,仿佛要消失一般。

沈安安突然有点想问:“我真的可以复活父母吗?”

它的声音虚弱无力,又带着笑意的说道:“有毅力,不放弃孩子总是可以做成很多事情的。”

随后便消失在了黑暗中。

沈安安笑了,笑的很开心。

只是这时,门开了。

有一只手推开了沈安安所在房间的门。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