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末日游戏里基建种田 》陌闻雾

秋季

许绪的郑重的重复,让沈安安确信自己没有听错。

听见着话的沈安安顿时有点有点脸红,这这这,这也太会了吧。

还有什么比一个天赋绝佳的治疗师对自己说这话更让人心动的。

沈安安轻声咳嗽了一下,制止了自己的想法。

沈安安抬头,才发现许绪还是一脸平静的模样,顿时反应过来,这人可能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沈安安也完全冷静了下来。

不过此时也来不及思考太多,沈安安微微点头同意了许绪的提议。

沈安安带着许绪,两人离开了领地,同时不断攻击怪物,吸引仇恨值,将怪物引走。

临走前,沈安安回头看了人群一眼,便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开。

黑夜并不能让所有玩家看清沈安安的身影,却也让很多人记住了这个走向黑暗的少女,安全区的领主。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从黑夜到白天。

后面虽然还有些残余的怪物进攻领地,却也在村长和万琪雪的配合下一一击败。

这也是沈安安临走前面交给万琪雪的事情之一。

秦霞女士久久的站在领地门口,看着篝火逐渐熄灭,黑夜消失,太阳一如往常的升起。

安安还没有回来,秦霞女士只感觉内心一片惨淡。

自己只有这么一个孙女,安安的选择自己也是保全了领地的大多数人,自己相信安安,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不免内心担忧。

沈积云宽慰的说道:“秦奶奶,安安姐一定没事的,她那么厉害是吧,没有消息就是最大的好消息。”

身边的人纷纷应声附和安慰着。

角落一边的万琪雪收起刚刚发完消息的玉佩,小声的说道:“安安她没事,我刚刚还给她发了消息,她还活的好好的呢。”

声音虽小,内容却足以振奋人心。

在怪物来临的时候,万琪雪就开启了自己的数据分析技能。

沈安安故意引走怪物,吸引怪物活力,给予自己足够时间分析怪物的弱点和攻击方式。

分析完成的第一时间,就告诉了沈安安。

这也是沈安安交代自己完成的事情的第二件。

此时另一边还没有回到领地的沈安安听见,“轰”的一声,不远处的怪物倒地不起。

锋利的爪子将附近粗壮的树干,刮出来一道一道痕迹。

似乎在做着最后的抵抗。

怪物仰天悲吼,却也难逃一死。

沈安安亲手将怪物也从原来威风凛凛的雄狮变成了这副破败不堪的模样。

沈安安紧紧握着手里的武器,自己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扑通扑通的乱跳。

警惕的看着雄狮的血液一点一点的流淌在地上,汇聚成了一片血红的湖泊。

此时的沈安安完全力竭,连站着都是勉强。

远处的许绪不断靠近,因为现在距离太远没办法给沈安安治疗。

许绪感觉现在的自己无比羸弱,这种感觉自从数据化后,愈发强烈,自己的状态好像弱了不少。

这话要是被别的治疗牧师听见,估计会被吐槽死,你见过那个治疗师体力值敏捷度这么高的。

沈安安也在战斗中发现了自己治疗师与常人的大大不同,无限给自己恢复自己,几乎可以跟上自己的步伐,随时进行恢复治疗。

几乎不需要准备时间。

很快许绪便来到了沈安安面前,沈安安制止了许绪的上前,向许绪扔出了一把匕首。

“先杀怪物,它还活着。”沈安安的眼神紧紧的盯着前方巨大的怪物说道。

沈安安没有听见许绪的回复,还以为这人的惧怕怪物的的杀伤力。

沈安安转头还想开口劝慰到,这怪物已经杀伤力全无。

如果不是自己行动不便,怎么会把最后一击让给许绪呢。

沈安安刚刚转头,便看见许绪刚刚捡起地上的匕首,轻轻的向远处血泊里面的怪物扔去。

“咻”

“扑哧”

两道声音传来。

匕首正中眉心,这个怪物领主级别的怪物就死在了一个治疗师手里。

沈安安没有想到,许绪这样一个治疗师居然可以将匕首用出这样的……

沈安安眼睛瞪的向铜铃,满眼震惊。

突然系统提示打断了沈安安的惊叹。

【系统提示:新手期结束,祝玩家末日游戏生活愉快。】

系统冰冷的话音刚刚落下,另一边的沈安安便感到了一阵地动天摇,原本就虚弱的身体更是晃动了几分,被身边的许绪及时扶住,才避免了倒地的糟糕局面。

这个怪物很强,沈安安不禁感叹幸亏自己同意许绪跟着过来了。

这时,才发现沈安安所在的地方断木比比皆是,场地一片杂乱荒芜,处处还带着些血迹,空气里面都有血腥味。

别看现在自己人模人样的,多亏了许绪总能及时发现自己的需要,为自己进行治疗,并且长时间的治疗居然完全没有压力。

这个人身上的疑点虽然很多,但是现在也未曾在自己虚弱时期,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沈安安对这人的信任也多了一分。

随后沈安安才发现了世界的变化,自己身边的建筑,破败的树木,和怪物打动造成的破坏已经完全消失。

唯一存在的可能就是身边的许绪了。

新手期结束,大量怪物降临,生物暴涨,大量建筑被毁坏,城市被绿色环绕着,像是被废弃许久。建筑之类的物品并没有像食物一般被腐蚀。

这个时候人们才发现除了被数据话的人以外,所有原有的生物却全部消失不见了。除了零星被植物覆盖的建筑,可以微微看见过去城市的面貌,曾经的一切文明都被游戏消除了。

沈安安看着面前陌生的场景,眼里有些恍惚,真正的末日游戏还是来了。

一边的许绪打开地图,想要找到回去的路。

这时才才发现自己和领地的距离居然在逐步变大,过了许久才慢慢的停下来。

沈安安知道着件事情后,将自己才发现的事情说了出来。

“你看,右上角的时间变了。”

原本只会显示时间,现在却变成了秋季第一天,上面写着七点。

按照过去的时间来说,现在才十月八号,刚刚到规定的秋季。

所以着个时间是按照四季更替来计算日期。

许绪打开了自己的地图,才发现按照自己现在的距离来说,他们俩需要走上很久很久。

许绪还好,沈安安现在的生命值在许绪的治疗下完全回复,体力值也被许绪从虚弱状态上拉了回来。

解除了沈安安一切负面状态,回复生命值,可是精神疲惫许绪是无能为力的。

沈安安只感觉自己现在的脑袋在嗡嗡作响,这大概也是频繁战斗、使用技能的后遗症,可能也有频繁回复治疗的原因吧。

毕竟一场战斗下来,许绪将沈安安从虚弱状态拉回来,没有十次也有九次了。

因此沈安安精神上面完全是疲惫且羸弱的。

这也是让沈安安很奇怪的一件事,明明数据化了,可是人还是会感到疲惫、饥饿。

现在这个地方也不是商讨的地方,两人都感觉到了附近频繁出现了怪物的气息。

怪物明显增加了许多。

沈安安刚刚想离开,变看见身边的许绪已经蹲了下来。

沈安安声音有些虚弱了说道:“谢了,不过我还没有到这个程度。”

许绪蹲在地上的身体纹丝不动,似乎一点也没有听见沈安安的拒绝。

沈安安仍然坚持说道:“我可以自己走的。”

许绪站起身来,就在沈安安以为这人要放弃的时候。

面前的人摇了摇头语气坚定的说道:“你需要休息,你不喜欢?或者我可以抱你?”

许绪说完,摆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沈安安急忙摇头,慌忙说道:“不,不需要,还是背吧。”

许绪只好点头,神情似乎有些惋惜的说道:“那好吧。”

随后蹲在了地上。

沈安安看着面前男人宽厚的臂膀,不免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自己这辈子只有父亲这么背过自己。

许绪要是想到沈安安看见自己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大概会十分无语吧。

沈安安缓慢的趴到了许绪的背上,男人的身上传来了一种淡淡的味道。

是一种自己从未闻到过的味道,干净又清冷的感觉。

沈安安的手绕过许绪的脖子,头轻轻的搭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沈安安可以感觉身下的许绪身体明显僵硬,还以为是自己的行为让他感到不适。

轻轻的松开了一点距离。

沈安安不知道了是,自己的手穿过许绪脖子的那一瞬间,许绪起了杀意。

但很快就消失了,连沈安安都没有察觉到。

许绪也不知道为什么,沈安安每次靠近自己的一些关键地方,自己都会升起莫名的杀意。

许绪只能归结于自己防备的本能,防备一切对自己可能造成危害的生物靠近自己的弱点。

所有许绪从来不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治疗师,自己的背后一定还有些什么事情。

只是需要自己发现而已。

还在沉思的许绪,靠着本能不断的躲避着附近的怪物。

突然感觉到了自己肩膀一沉,随后传来了悠长的呼吸。

温热

甜腻

是许绪的第一想法。

身体这次是真正的本能的僵硬了。

许绪好像想起了一点什么,似乎从未有人这么靠近自己。

很久很久,许绪脑海一片空白。

久到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

一个陌生的领地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