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属陷阱 》荔月末

2. 醉酒

时间退回到一周前。

冉柠乘机回国,在机场取了行李步履匆匆向外走时,耳边倏地传来一声女人的哭声。

机场宽阔空荡,60分贝以上的声音很容易引人侧目,冉柠偏过头去就见一个青春靓丽的小姑娘扑在一个高大男人身前哭得毫无美感。

嘴里还在哭喊着她不想分手……

拥着小姑娘的男人低着头极有耐心地摸了摸怀里小姑娘的后脑勺。

冉柠离得近,她清楚听到男人温柔的低声说说:“黑卡给你放包里了,出去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但是该放下你要放下。”

这是强制要求人家小姑娘分手的意思?

冉柠从小到大见过不少长辈用金元棒打有情鸳鸯的戏码,倒是头一次见自己动手斩断情丝的,

而且冉柠作为冉家千金自小到大认识的同龄富二代不在少数。

她以为自己一回国就看见了熟人。

因此她脚步未停目光却移到了那男人的脸上。

男人微低着头,冉柠只扫了个侧脸,她敏锐意识到这男人的长相简直就是踩在当下小姑娘的审美点上——

脖颈修长、下颚分明、五官英气硬朗,那双凤目因低头的动作冉柠只能看清微微上挑的眼尾。

整体来看男人身着一身得体的暗蓝色西装,目测身高起码在185以上,身量修长挺拔,通身散发着清冷矜贵的气质。

即使怀里有个小姑娘哭得毫无形象,鼻涕眼泪一股脑都抹在了他的西服上他也没有多失态,一举一动都蕴着良好的修养。

通过侧脸冉柠确认自己不认识这个人。

许是看得久了那人好似有感应一般侧头向她这个方向看来,温柔深邃的眼眸泛上了几丝意外。

那双眼睛比冉柠刚刚预料的还要惊艳,眼睫浓密,黑瞳幽深。

视线意外相撞冉柠迅速收回目光,假装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外走去。

她回国了?

贺熠站在机场大厅看着人群中匆匆离开的冉柠有一瞬的惊诧。

在他怀里的贺沅闷闷的哭了许久都不见自己亲哥的一声安慰,疑惑地从他怀里钻出来,正巧看见她那素来镇定自若脸上没什么表情的亲哥正在看着机场大门的方向,眼神貌似还含着欣喜。

她美好的初恋毁在了一个只图钱的渣男身上他哥这么开心的吗?!

--

“喂,师傅,我在X2酒吧门口,门口有棵树,我就在树底下……”

冉柠喝成这样不想回家让母亲担心,她给母亲发了微信说自己今晚去宋安筱家住。

而实际上她准备打车去酒店住一晚。

网约车的专车司机到了定位点找不到人就给冉柠打来电话。

“小姐,那条路太堵了,您能不能往西走两步?”

冉柠刚才给自己灌的两瓶烈酒彻底上头。

“西在哪?”

“……”

“您面朝酒吧门口然后往您的左手边走,我就在路边。”

司机也听出了这位女客人或许是喝了酒醉的厉害,又不放心的多嘱咐了两句。

“我是辆黑车,黑色轿车,就停在路边,打着双闪,您大概走个五十米就能看见。”

冉柠依言照做。

贺熠站在离她一米左右的距离,虚虚地护着踉踉跄跄的她。

只见她挂断电话后身体转了半圈看向酒吧大门,然后举着左右手捉摸了一会,伸出左手举着左边,随即开始往手指方向移动。

冉柠沿着道旁的人行路走在前面,贺熠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有时她走歪了贺熠还会耐着性子拎着她的胳膊将她前进的方向掰正。

路边贺熠的司机小陈坐在车里透过车窗看见这一幕直觉稀奇。

小陈给自己老板开了这么多年的车,还从没见过老板跟哪位姑娘有瓜葛,更别提像今天这样心甘情愿的跟在姑娘身后做保镖。

倒是曾经有不少女人硬追到车旁企图坐进来,却都被他老板冷着脸打发掉了。

眼看着两人靠近,小陈自觉打开双闪,解开车门锁。

黑车、双闪……

冉柠踉跄靠近车门,却没注意到她脚下的人行路缺了块砖有个坑。

一脚踏了进去,她险些扑向车窗。

好在身后有人捞了她一把。

拉开车门坐进后座,冉柠觉得自己脑袋好像磕上了车门框。

很沉闷的“咚”地一声。

她脑袋倒是意外不疼。

坐下后冉柠感慨:“师傅,你的车门框居然是软的哎——”

手撑在门框上的贺熠:“……”

冉柠坐进后座后,贺熠站在车门处,看了眼自己车后座的冉柠,又看了看车子后边不远处同样打着双闪的黑色轿车……

贺熠大致知道那辆车是刚才冉柠在网上约的专车,他嘱咐小陈看好偎坐在后座的冉柠,然后抬腿走向那辆专车,小陈透过后视镜见他跟司机说了两句话还递给了司机一张钞票。

--

“师傅我旁边这人是谁?”

车子行驶在路上冉柠指着坐在他旁边的贺熠面露不悦:“我打的是专车为什么还会有人跟我拼座?”

因没有驾照又不喜欢用司机,所以冉柠对国内的打车规则那可是了如指掌。

老板还在小陈也不好擅自回答,面对这莫名其妙的提问他决定做一名安静的司机。

好在冉柠也只是问问,问过之后也就不再纠结她旁边为什么还坐了一个人的这件事情。

车子开了一会小陈透过车内后视镜看见那喝醉的姑娘缩在宽敞的车后座一侧,头靠车窗,双目微闭。而老板则神情如常的端坐在另一边。

结果没过一会老板看那姑娘头枕车窗好像不太舒服,他就板着脸把人家姑娘的脑袋给掰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

小陈再抬头看后视镜却意外撞上了自家老板幽深的目光,小陈立刻正色道:“贺总,我们去哪?”

“去W酒店。”

小陈知道自己老板在W酒店有一套常年空置的总统套房,他不再多言,也不再多看,专心开车。

低沉喑哑的嗓音从头顶传来,冉柠嘟囔:“声音还挺好听……”

她现在行为语言已经完全不过大脑。

贺熠勾了勾唇,刻意坐得端正了些,怕她的脑袋滑下来。

路程过半,贺熠感受着身旁那人绵长轻柔的呼吸,心间倏忽有一种满足感。

——好久不见。

突然。

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车内的宁静。

听见熟悉的铃声冉柠如诈尸一般将身体坐正,去摸自己的手机。

滑动接通又是一气呵成。

“喂~”

声音的尾音被她拖得长长的。

“安筱啊~”

“我现在打上车了……在去酒店的路上……你不用担心我……嗯、嗯、嗯、你记得给我准备资料,我要尽快结婚,嗯、嗯、嗯。”

贺熠在一旁正襟坐着,本打算找机会拿过她的手机告诉电话那头的人她喝醉了,让人来把她接走,或者告诉他一个她的家庭住址。

但听了这最后一句,贺熠便收回了自己悬在一旁的手,眼看着她挂断电话。

“你要结婚?”尾音上挑低沉的声音带了些许严肃。

冉柠醉意上头,现在就算有人来问她银行卡密码她也会照说不误。

因此她一股脑就把自己的打算吐露了出来,就连自己的离婚计划都和盘托出。

车子停在W酒店门口,贺熠也终于从冉柠颠三倒四的语言中弄明白了他的计划。

他倏地笑了,笑的高深莫测。

“那你对联姻对象有什么要求。”

冉柠皱眉,表情很是苦恼,憋了半天她说:“要求就是过两年肯跟我离婚……”

“……”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