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属陷阱 》荔月末

4. 合作

大概五分钟后刚刚打电话的那位前台小姐姐站到冉柠身边。

“冉总,刘经理在二十二楼,我带您过去。”

来之前冉柠查过资料,南唐集团游戏联名的授权都是营销部负责,拍板的那人叫刘兴文。

她这次来南唐就是来见他的。

气派华丽的电梯在二十二楼停稳,冉柠在心里给自己暗暗打气。

贺熠是公司总裁,日常决定的应该都是事关公司发展的重大决策,例如公司业务要再去哪个国家开疆拓土之类的。

小小游戏的小小服装联名他应该无暇兼顾。

穿过宽敞的公共办公区后前台小姐姐带她停在了一间用透明玻璃隔出来的办公室门口。

大门敞开着,没等敲门示意,里面原本坐着的男人已经迅速起身向门口走来,脸上笑容满面,声音热情。

“冉总到了,没想到您这么年轻……”

刘兴文今年四十出头,微胖,鼻梁上架了一幅无框眼镜。

在商场中凡是能爬到高位的人除了冉柠这种空降的例外,十有八九都是人精,为人处世方面再圆滑不过。

即便他们在内心已经否定了一个人的一切,但面对面相处时他们依旧能对这个人笑脸相待。

冉柠不打算揣摩刘兴文的真实想法,她笑着抬手轻握,跟他打招呼:“刘总,你好,我这没预约就贸然来找你也是很不好意思。”

冉柠虽生的一幅娇弱的美人脸,但她身高169,踩上六厘米高跟鞋搭上今年早春新款的白色职业套装,也是气场全开。

两人在办公室内的沙发区坐下后又兜了一会圈子才绕到正题。

刘兴文显然是对冉柠到来的目的早有预料,听说冉氏仍然想要做《璞珏令》这款游戏的服装联名他没有表现的多意外。

他笑着开口:“据我说知贵公司的提案两个月前就被否定了,冉总这真的不是我不帮您,当时是公司内部评估后决定的。”

冉柠料到章程弓扣过来的是一口黑锅,只是没想到这口锅还是陈年的。

听到对方这么说她面色如常。

“这我知道,但我既然再次来找你我肯定不会沿用之前的策划案,我们冉氏近期有些不安稳想必你也听说了,所以近期我们冉氏想要做一场服装大秀,安稳外界的流言。”

刘兴文放下手中刚刚端起的茶杯。

“您是说在那场大秀上会出现《璞珏令》联名款服装?”

“不是。”

听到这个答案刘兴文明显愣了一下。

冉柠轻笑,继续袅袅地说:“如果能够拿到联名授权我打算用《璞珏令》来作为大秀主题。”

这下刘兴文是真的震惊了,连惯常挂在脸上的圆滑笑容都被震掉了。

冉氏集团最近虽然动荡,但不可否认冉氏在服装界的地位一直是国内领跑的角色,发展至今有四十多年的历史,国民知名度极高。

一场服装大秀如果用游戏作为主题稍有不慎就会做成是游戏的宣传发布会。

她胆子也太大了些。

而且目前市场上所有的服装联名基本上都是网络造势,短暂拉升热度带动一波消费后便回归沉寂。

“这场秀你计划几月办?”

“如果近期能拿到联名授权,我计划是九月举办。”

现在是六月中下旬,满打满算也才剩两个月多一点的时间。

刘兴文对时尚界了解不深,但他也知道准备一场服装大秀基本都是半年起步,时间长的都有公司需要筹备一年的时间。

刘兴文接下来又围绕这场完全没有一丝踪影的服装大秀问了许多问题,明显是非常感兴趣,

针对所有提问冉柠都回答的干脆利落。

刘兴文在内心感慨自己实不该以貌取人,第一眼见面他还以为冉柠就是个内无长处的花瓶。

不知不觉聊了两个小时,冉柠起身告辞,刘兴文站起来笑脸相送,这表情明显比刚见面时的皮笑多了几分真诚。

“冉总我今天下午就召人开会,等我们公司内部通过我一定尽快给您答复,最迟明天、明天我就给您答复。”

游戏授权刘兴文的话语权占了百分之九十,说是公司内部开会其实也就是走个流程。

冉柠跟他并排向着电梯走去。

笑答:“那我回公司立刻安排人出策划案,争取我们双方这个月底就把授权合同敲定,我们冉氏也好尽快设计联名款,投入生产。”

“好好好……”

刘兴文的圆脸笑的像个讨喜的包子。

他一直把冉柠送到了电梯口,甚至还陪着冉柠等电梯。

现在的冉柠落在他眼里就是他超额完成业绩的登天梯。

大秀如果跟预期一样推进,那不论效果如何《璞珏令》都会省掉一大笔市场推广的费用。

成功,场面是双赢。

失败,承担骂名的大概率是冉氏集团。

“叮!”

电梯抵达的声音在铺满大理石的空间里格外清脆。

南塘大厦的电梯井总共有八部电梯,两边各四座对门而立,其中六部是客梯分低区、中区、高区运行,另外还有一部是货梯跟需要刷卡乘坐的专用梯。

随着清脆的声响冉柠左手边的电梯门缓缓打开,刘兴文向打开的电梯门走了两步,大有目送她上电梯的意思。

当电梯门完全滑到两侧,站在门外的两人看见电梯里站着的那人都是一怔。

冉柠的商业假笑甚至都没来得及收回,直接僵在了脸上。

她觉得一定是哪位神仙知道了西方有愚人节后正在拿她开涮。

宽敞明亮的电梯内站着的那人赫然就是她在心里祈祷千万不要遇见的南唐总裁贺熠。

与今早的浴袍造型不一样,此刻的他是处处透露着距离的精英形象。

黑西裤白衬衫,宽肩窄腰,背脊挺直,衬衫领口微微敞开,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纤长结实的小臂。

五官倒是依旧清清冷冷没什么表情。

“贺总。”立在一旁的刘兴文率先开口。“您到我们市场部来是有什么工作需要安排?”

22楼是低区电梯运行的最顶层。

刘兴文理所应当以为贺总是从底下哪个楼层升到22楼来准备指示工作的。

贺熠淡漠的眼眸抬起看了两人一瞬,黑瞳耀目。

“我突然想起我要出去一趟。”

说完他伸手扶住电梯门,转头看向冉柠。

“冉总不上吗?”

刘兴听到这个称呼震惊了一瞬。

两人认识?

但观察了一下两人也不像是有多熟络的样子。

冉柠实在是没找到不上电梯的理由,等她硬着头皮踏进电梯后,他身后的刘兴文恍觉交谈间一直大方有礼的冉总好像变得拘谨起来。

电梯平缓下降,冉柠站在贺熠面前,面朝电梯门。

宽敞的电梯内因为感受到身后那人的存在冉柠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她只祈求两人能一路无言到分道扬镳。

但显然,天不遂她愿。

熟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冉总是来谈公事?”

答?

不答?

电梯里就他们两个人,装作听不见是不太可能了。

冉柠微微侧身望了一眼贺熠,轻轻的应了一声。

“嗯。”

“结果怎么样?”

贺熠面色沉稳,语气似乎跟她熟稔多年。

听到他这么问冉柠警惕起来。

——他不会真的因为自己昨晚离谱的酒后脱线行为就认定她不适合跟南唐集团合作吧。

冉柠端起她这一个周最常用的商业微笑。

“刚开始推进,哪来的什么结果。”

“是吗?”贺熠轻笑,疏离感被打破。“我还很期待我们南唐集团能够跟冉氏合作。”

冉柠分不清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但转念一想他们两人以后免不了会在一些场合遇见,她也不能因为一次酒后失态就一直在贺熠面前做缩头乌龟。

她决定主动出击。

“贺总。”

她喊他。

贺熠垂眸望向她。

她继续道:“请问您昨晚好心送我的时候就知道我的身份了吗?”

语气讪讪,但眸光里却藏着狡黠。

贺熠挑眉:“冉总是觉得我因为你的身份才没把你赶下车?”

“不不不。”冉柠矢口否认,双手环胸抬头看着贺熠。

“我只是觉得假如您昨晚就知道我的身份那我会社死的更彻底一点。”

贺熠意外她竟会主动提起。

“那假如我不知道呢?”

冉柠佯装坦然,口吻带着丝丝玩笑的意味。

“那就拜托贺总贵人多忘事忘记昨晚的种种,让我不至于每次见你都想找个地缝呆着。”

贺熠被她坦然苦恼的神情逗乐,失笑出声。

“那冉总你可以假装我不知道。”

“有道理。”

冉柠的表情也是一片轻松。

贺熠的身份在这之前知道她是冉柠并不奇怪,毕竟冉氏近期的危机连带着她接任冉氏集团的消息在全京洲都传遍了,

冉柠是这么想的。

成年人的世界里人与人之间是有分寸的,往往讲究点到为止。

现在两人以玩笑的口吻将此事揭过,那以后再见面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做一个点头之交。

电梯抵达一楼,冉柠先一步踏出电梯,贺熠紧随其后。

两人并肩往转门方向走去。

走到大堂眼看着大门近在咫尺,冉柠还以为马上就能分道扬镳了,贺熠开口:“冉总,我们之前是不是就在哪见过?”

他顿了顿又补充:“昨晚之前。”

他声音如常,周边几个路过的员工明显也是听到了。

只是所有人都没太有胆子往这边看。

“是吗?!”

两人并排走着,冉柠面上假装惊诧,脑子里却在盘算自己应该怎么回答。

回国一个周跟公司董事打交道冉柠学到的一点就是听人说话一定要听另一层意思。

她觉得甩钱给小姑娘分手这件事情正常男人应该都不想被人知道,冉柠觉得他这一问也有可能就是试探……所以她打定主意即使见过也要装作没见过。

冉柠转而笑得灿烂。

“我倒是没见过您,毕竟您这长相我要是在其他地方见了一定会给你塞名片邀请你做我们冉氏的模特。”

对于自己回国一个周就能熟练拍马屁这件事冉柠觉得相当神奇。

她在内心评估自己离商场老油条应该又迈进了一步。

目送冉柠乘车离开,贺熠又折返回电梯口,刷卡乘专用梯直达顶层的总裁办公室。

在他的办公桌上赫然摆着几份关于冉氏集团的报告。

其中有关近期冉氏股价动荡的分析报告被摆在最前面。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