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属陷阱 》荔月末

5. 照片

第二天一大早冉柠就收到刘兴文意向联名授权的消息,接下来几天她必须要尽快把策划案敲定落实。

好在冉氏内部制度良好,各司其职、有条不紊,即使空降总裁也能很好的运转。

因为眼下冉氏危机,所以冉氏需要一个向公众证明自己的机会,而借助风靡全国的国风手游聚焦外界目光办一场国风大秀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这场秀也是冉氏接下来两个月的重点项目。

敲定策划案期间冉柠近乎吃住都在公司,这场以游戏作为主题的服装大秀全都是她一个人的构思,她需要全程监督。

这期间她还要频频面对章程弓无端的质疑。

项目发起之初从资金审批到人员调度章程弓处处都要横杠一脚,如果不是因为授权方是《璞珏令》,这项目在公司内部早就黄了。

而公司外面冉氏的负面消息只增不减、人云亦云到不少人相信冉氏已经支撑不了几天了,一众负面消息里唯有拿到《璞珏令》联名授权算一条好消息,但也是杯水车薪。

股市中每天仍有不少人在减持冉氏股票。

--

傍晚,冉柠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细细审查着策划案刚刚改动的细节。

一阵电话铃响打断她的思绪。

是她桌上那部公司内部的电话响了。

冉柠捏了捏眉心,拿起电话。

“冉总楼下有位男士叫唐旭……”

冉柠听到这个名字捏着电话的手骤然握紧,电话那端秘书还在转达刚刚保卫处跟他说的情况。

“她自称是您的父亲,他说想要见你。”

“不见。”冉柠声音冰冷旋即挂断电话。

原本隐隐有些疲累的大脑现下血液流动一阵阵抽痛。

--

宋安筱听说冉柠又在公司连续加了好几天的班,甚至还带着公司的好些人在加班,她大手一挥订了秦记各式各样的美食让人送到冉氏给员工们当宵夜,而她则拎了份甜点准备拿给冉柠。

她到冉氏楼下时恰好看见了自家闺蜜的人生阴影——也就是冉柠的生父,唐旭。

这个人宋安筱之前只见过一次,是高一那年。

有一天放学她跟冉柠照常挽着胳膊走出校门。

人群中两人不紧不慢的搜寻着来接她俩的司机,走到一辆车旁时车门却突然打开,里面冲出了一个高大壮实的中年男人拽住冉柠的胳膊就将她往车后座拽。

一举一动相当的粗暴,如劫匪一般。

宋安筱吓傻了,等她回过神高中时期瘦弱单薄的冉柠已经被拽到了车门处,她急急上前,却被那男人狠狠地推倒在地,手掌膝盖都蹭破了一大块皮。

“安筱,你别过来了。”冉柠被那人钳制着厉声唤她,紧接着冉柠声音尖锐的冲周边喊:“报警、大家快帮我报警!”

异常的响动本就已经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听她这么喊周遭的几位男同学跟体格稍壮的男士纷纷围过来。

那男人大声呵斥说自己是冉柠的父亲,让别人不要多管闲事。

他满身戾气,一边说一边依旧动作蛮横的将冉柠塞进车后座。

穿着校服的少年们哪里看得了这种场面,一股脑涌上前硬是将冉柠从那壮汉的手里抢了出来,紧接着层层叠叠的围成人墙将去扶宋安筱的冉柠护在最里面。

之后一段时间这短短两分钟发生的事情经常出现在宋安筱的梦里将她惊醒。

那个一脸横肉的男人她更是记忆深刻。

事发不久冉柠就去了国外读书。

时隔七年宋安筱远远看去那男人已经从当初的魁梧壮硕变得脚步有些虚浮,只是神色依旧狠厉,似乎在跟他身前的两个保安推搡争吵。

宋安筱收回视线,调转脚步带着甜品往冉柠的办公室走去。

--

“当当当当,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宋安筱语气欢快地推开冉柠办公室的门。

她一只手拿着个精美包装的甜品盒子放在身前,令一只手则背在身后。

冉柠的办公室是直接沿用的之前冉老爷子的办公室,除了文件外她没有做过任何改动,整体是古朴厚重的装修风格。

书架墙面跟配套的办公桌都是以暗红色为主,因为有整面的落地窗倒也不显得压抑,落地窗前还摆了一排绿萝,长势良好。

看着渐渐靠近的宋安筱冉柠倏而放松下来。

“我还真的有点想吃甜品了。”

宋安筱将甜品放到冉柠面前,紧接着另一只手从背面掏出了一个档案袋,看起来里面的东西应该蛮厚的,整个袋子鼓鼓囊囊。

“这什么?”

冉柠被这个重重的档案袋惊到,拆甜品包装的手顿住。

宋安筱看着她笑的狡黠。

“你未来老公们的资料。”

“……”

这句话怎么这么怪。

冉柠这两天在公司忙的头昏眼花,早就把找人的联姻的想法抛到了脑后。

不过暂时忘记不代表她要放弃。

从她要决定守住冉氏的那刻起她就没想过要自由恋爱、结婚。

在她们这个圈子里多数人都会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结婚,或者换个说法为延伸资源人脉找一个“终生合伙人”。

当然也有少数人会为了自己心中的真爱抗争。

例如她的母亲。

当初一意孤行要嫁给追求了她大半年的清高画家,结果遇人不淑,冉柠三岁时两人就离了婚。

之后那曾经俊美的画家变成了一个无赖的酒鬼赌徒,并且利用跟女儿的血脉亲缘不断威胁冉家给他钱。

甚至变本加厉将冉老爷子气到脑溢血住院。

--

“这么厚?”

冉柠伸手欲拆开那档案袋。

“你不是打算联姻吗?我劝不动你只能妥协,里面的男人都是我精心挑选的,从家室到长相,我还让人核查过星座血型,包你满意。”

“谢谢啦。”

冉柠伸手将里面的资料拿出来,粗略一扫里面估计有十多个人,资料很全,从照片到履历介绍厚厚的一摞,全京洲估计只有宋安筱才能找这么全。

“跟我说什么谢。”宋安筱不满,语气一转道:“你既然真的决心要联姻我肯定要让你找个称心的联姻对象,但凡是在圈内口碑不好的我都已经给你排除在外。”

反正冉柠此刻没办法认真看策划案,她索性将所有资料铺在办公桌上,最后手捏一沓照片跟打扑克似的挨个对号入座放到资料上。

——直到她看见一张略显熟悉的脸。

本来冉柠放下谁的照片宋安筱就会在一边配上人工讲解。

直到见她僵住。

宋安筱看了一眼冉柠手上的照片。

“这是南唐集团总裁,贺熠,今年二□□你三岁,四年前接手南唐能力出众而且他这长相……”

宋安筱顿住轻啧两声。

“总之全京洲不少小姐名媛都想嫁给他,不过听说他从没谈过恋爱,也没听说跟哪个女人暧昧,当然男人也没有,堪称当世洁身自好第一人。而且据说他父母极好相处,自从四年前贺熠扛起南唐集团后夫妇两人就醉心公益,要是你俩联姻你应该不用担心被恶婆婆刁难。”

要是你俩联姻……

冉柠听到这里快速撇下了那张照片,它随即轻飘飘的落到了桌面上。

“怎么没有他的资料?”她尴尬的将刚才的失态掩饰成没找到资料。

“我刚才也说了他从没谈过恋爱,我总不能打印一份南唐集团年度业务报告给你看吧,所以只有照片。”

宋安筱察觉好友异样。

“你喜欢他?”

听她这么问冉柠倏而瞪大眼睛:“怎么可能,我俩肯定不会联姻。”

“为什么?”宋安筱不解。

“南唐规模这么大我凭什么要求人家的集团总裁娶我。”

这句话冉柠是认真的,联姻说白了就是利益合作。

她有信心短期内找到一个联姻对象就是因为她深谙这条道理。

现在只要她在京洲的豪门圈子里放出想找人联姻的消息,立刻会有人约着见她。

不为她这个人,只为她的身份跟背后的冉氏。

同样她找联姻对象也不看对方姓甚名谁,只要条件谈拢,双方达成一致那就可以结婚。

冉柠因为父母原因自小就对爱情婚姻不抱兴趣,但同样也因为父母原因冉柠自小就悟出了一个道理——

利益牵制比感情羁绊更牢靠。

但冉氏跟南唐的规模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没有任何可牵制的地方。

冉柠继续试图给安筱解释她的想法:“我需要的结婚对象背后的财富是能够跟冉氏比肩、甚至哪怕再差一些,只要能通过联姻向外界释放双方公司同进退的消息稳住冉氏眼下动荡的股价就行。——

——但南唐集团是什么规模,他今天要是想收购冉氏,我明天就要去给他打工……”

“你怎么这么不自信呢?”宋安筱盲目鼓励她:“万一你俩瞎猫碰上死耗子就看对眼了呢,以后你就是南唐集团的总裁夫人,那些暗地里给你、给冉氏使绊子的小人见了你都要绕道走。”

宋安筱光想想就觉得心情愉悦,说着说着自己先笑出了声。

“……”

冉柠一直觉得自己的闺蜜看自己时带着一层盲目的滤镜,今天终于是证实了,这滤镜起码八百层厚。

深夜,冉柠继续独自加班时想到了一个问题——

安筱说贺熠从来没有过女朋友那她在机场见过的那个小姑娘是谁?

--

六月底策划案一应细节终于拟定好,品牌授权的合同也总算签了下来。

让冉柠意外的是南唐方提出让游戏设计师也参与其中,设计几款联名服装。

对方给出的理由是更有利于游戏宣传。

要知道品牌授权跟亲自参与设计是有本质区别的。

这样一来《璞珏令》跟这场大秀近乎是深度绑定,甚至等于是《璞珏令》这款游戏在为这场大秀做背书。

冉柠出于善意签合同时再三跟南唐代表确认这条条款。但对方从头至尾就是一幅“你说的我都知道,但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坦然表情。

……

做设计算是相通的,但彼此间又有一道无形的墙。

合同签订后南唐方提出让冉氏派两位服装设计师到南唐带一带跨界设计服装的游戏设计师。

冉柠很干脆的就同意了。

她还让秘书准备了一摞冉氏之前已经做成成品的服装设计稿,想着拿去给南唐的游戏设计师作服装设计的教材。

秘书整理好后冉柠为了更深入了解冉氏,了解服装行业,她心血来潮先看了一遍,才又给放回档案袋里。

今天清早跟秘书一起到郊区出差,冉柠在路上想起这件事,电话交代两位设计师去南唐之前带上她办公桌上的档案袋。

等冉柠猛然想起自己桌上有两个档案袋时,她已经从郊区回到了公司,太阳都已经西斜。

——另一个档案袋里装的正是那沓安筱给她精心挑选的“资料”,里面还有一张贺熠的照片。

……

南唐集团。

贺熠在顶层的总裁办公室送走某银行行长一行人后视线移向左手边的档案袋,眸色一沉。

他按了一下桌子上的电话,接通外面的秘书。

“艾米,今晚帮我约冉氏总裁,冉柠。”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