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夏来信 》宋春禾

6. 长夏

两人的纸条最后在英语老师警告的注视下结束了传递。

而江烬这个新同桌,属实不太安分。

下课去领了校服一直都没穿。只是在大课间升国旗的时候,套了个外套,回来就随手搭在了凳子上。

早上一共四节课,有两节课江烬都是把书立在课桌上,躲在书的后面抱着手机打游戏。另外两节课,则是趴在桌子上神游天外。

虽说班里也有一些插科打诨的学生,但大家都只是在不喜欢的课上摸摸鱼,也没胆子什么都不听,像江烬这么夸张的,宋听眠头一回见。

上午的课结束后,宋听眠准备回家吃饭。

其实一中不让午休外出,学校也有食堂。因为宋听眠要照顾父亲吃饭,所以特别申请过,她可以下课后回去,下午上课前回来。

但,今天她旁边多了座睡着的大佛。一动不动的,脑袋埋在臂膀里,一点醒的迹象都没有。

宋听眠打量着他座椅和后桌之间的那条缝隙,盘算着自己能不能从中挤过去。

虽然她瘦,可倒也没到纸片人的程度。

再三思量下,宋听眠选择放弃。

但此刻饥肠辘辘,胃已经有点不舒服了。

犹豫了一会儿,饥饿战胜了恐惧。

宋听眠咬咬牙,决定出手。她紧张地急了,一举一动都很慢,像是小猫似的,尝试性地伸出了“爪子”。

“江同学。”宋听眠的食指轻轻戳了戳江烬的胳膊。

江烬没反应。

宋听眠停顿了一秒,又戳戳他:“江同学?”

这次力气大了一些,江烬动了。

背对着宋听眠的脑袋倏地转了过来,江烬朦胧地睁开眼,只见宋听眠眨着眼睛,一脸单纯地望着他。

“那个……该吃饭了。”她解释。

江烬回回神,脑袋从臂膀里抬起,迷迷瞪瞪地看了一眼挂在黑板上的钟表。

是该吃饭了。

江烬直起身子,一只手扶着脖子左右来回动了几下。

此刻班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宋听眠捂着隐隐作痛的胃,不好意思道:“可以让我出去一下吗?”

江烬像是没听到似的,反过来问:“下午第一节什么课?”

因为刚睡醒,声音听起来有点哑哑闷闷的。

宋听眠:“物理。”

江烬:“老师人如何?”

“挺好的,我觉得他挺随和的。”宋听眠如是回答,“他还是……”

然而,话还没说完。

坐在身边的人突然站了起来。

“欸——”

宋听眠下意识叫他,但江烬大步流星,直接走了出去。

“怎么说走就走……”

宋听眠小声嘟囔,拿起自己的东西,也匆匆出了教室。

回家吃完母亲留下的午餐,照顾完宋海进食后,宋听眠在卧室小憩了二十分钟,又匆匆出门,踏上了回校的公车。

虽然时间很赶,但好在离得不算远,每次到校都能赶在上课的五分钟前。

宋听眠冲进教室的时候,江烬还没回来。

下午第一节课铃响,物理课的周老师走进了教室。

周老师一眼就看到了宋听眠旁边的空位,神色一凝:“宋听眠,你同桌呢?”

宋听眠摇摇头:“老师,我不知道。”

周老师若有所思道:“行,你坐下吧。”

看他没再多问什么,宋听眠松了口气。

她以为今天会这样平平稳稳的度过,江烬下午也不会再回来,却没想下午上了两节课后,从小卖部回来的陈曼跑回班里,一脸震惊地敲了敲宋听眠的桌子。

“听眠,你新同桌被抓了!他翻墙回来,被周老师碰了个正着!我刚在楼下听的一清二楚,周老师罚他一个人打扫公共区域。”

“啊?”

周老师不仅是物理老师,还是一中的教导主任,江烬这也太倒霉了吧……

宋听眠抿抿唇,心里为他祈祷了一秒钟。

下午第三节课是自习,除非考试前夕会有老师来占用,其他时间都是留给他们做作业的。

一上课,宋听眠就把发的卷子全都拿了出来。她写题习惯从最喜欢的科目开始,数学卷子有两张,对她来说很少,只要注意力集中,全部投入进去,很快就能写完一张。

宋听眠笔下生风,只想着早点写完回家就可以帮忙多做点家务。

做完第一张后,她抬头看了一眼黑板上的时间。正准备抽放旁边的第二张卷子,她的视线不经意往旁看了一眼,却透过窗户,瞧见了楼下有个人影。

是江烬。

宋听眠定睛一看,视线被吸引过去。

葱茏绿树下,斑驳的光影落了一地。

江烬拿着扫帚,不怎么认真地扫着落叶和灰尘。

大概是扫烦了,走了几步后突然就停了下来。

站着不动了几秒钟,宋听眠看到江烬猛地抬起手,将扫帚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对个扫帚都能发火,这脾气可真差……

以后她可要小心点,不能惹他。宋听眠暗暗想着,收回神来,继续做自己的题。

自习课后,江烬回来了。

但那会儿宋听眠正趴在桌子上小憩,根本没看到他回来。

直到啪地一声响,江烬双手拍在了宋听眠的桌子上。宋听眠一个机灵,浑身一抖,倏地抬起头。

江烬这声惊天动地的,惹得班里同学纷纷朝他们看来。

宋听眠被吓的心脏砰砰砰地跳着。

只见眼前的江烬怒目圆睁,头上像是顶了个燃烧的小火苗。

“宋听眠。”江烬声音低的吓人,“你他妈玩我呢?”

什么意思?

宋听眠愣了。

听到这句话的同学们也愣了。

这个玩字,意味有些不明啊……

“没,我没玩啊。”宋听眠被吓到,身子往后仰了仰。

江烬:“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姓周的是教导主任!”

哦,原来是指这个。

“我中午话没说完,你就走了。”宋听眠解释着,看起来委屈巴巴的,可这话外的意思倒像是埋怨江烬听完话就走人。

江烬气不打一处来,更恼了。

宋听眠也发觉他气压有些变低,立马识趣的认怂:“江同学,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了,行吗?”

她的声音本来就很软,此刻语气又带着恳求的意味,听起来莫名觉得像是在撒娇。

江烬的暴脾气,在好吗两个字后,略微缓了下来。

他也不是欺负女生的人。

更何况,还是个这么软的。

江烬站直身子,俯视起宋听眠,不知怎么突然就生出来一个心思。

“不生气可以。”江烬眸光落在桌上一字未动的白卷上,随手丢到宋听眠的桌子上:“今天的作业,你包了。”

宋听眠沉默了。

江烬瞧着她,女孩的皮肤白净,兴许是太阳照得太久,脸颊两侧粉扑扑的,像是个桃子。

他在等她应声。

却不想宋听眠突然皱起眉头,十分认真道:“江同学,你刚来我们学校,有的事情可能你还不知道。”

“在一中代写作业,违背学德,可是大忌。”

江烬:“学德……?”

宋听眠点点头,解释道:“学德,顾名思义,学生的道德。”

“……”江烬:“你在搞笑?”

宋听眠无辜:“我哪里搞笑了?”

*

江烬的作业最后还是落在了宋听眠手里。

因为最后江烬恐吓了她一句:“宋听眠,你走夜路吗?”

宋听眠也不想招惹他,只能乖乖背着他的卷子回了家。

做完自己的,已是晚上十点钟。

宋听眠疲惫地打着哈欠,正准备继续开工,母亲李慧茹突然敲了敲门。

“眠眠。”李慧茹推门进来,手里捧着一杯牛奶,“一边喝一边写吧。”

宋听眠乖乖接过,抿了一口,将杯子放了下来。

李慧茹看了一眼铺满试卷的桌子,十分惊讶:“高二的作业这么多?今天不是才开学?”

宋听眠有些心虚地用手盖住了试卷,她没说话,只对着母亲干巴巴笑了笑。

李慧茹知道宋听眠爱学习,也不想打扰她,于是连忙道:“你快写吧,写完早点睡。”

宋听眠乖乖点头。

“对了,眠眠,妈妈有东西给你。”李慧茹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儿,说着话,走了出去。

没过一会儿,她拿着一白色的纸袋进了房间。

“这个给你。”李慧茹递给宋听眠。

突如其来的礼物让宋听眠有些讶异,她拆开包装盒后,发现是一支黑色钢笔。

这钢笔她在精品文具店见过,样子好看,抓握起来也很舒服,就是价格贵的离谱,好像还是什么牌子货。

“妈,你怎么买这么贵的笔。”宋听眠有些不解。

李慧茹:“不是买的,是别人送的。”

宋听眠:“送的?”

李慧茹解释:“妈妈的雇主今天听我说你也上高二,就把这个拿来送给我了。”

“妈妈说过不要的,但他硬塞给我了,我就收下了。”

原来是这样。

“谢谢妈妈。”宋听眠甜甜一笑,将笔收下了:“替我谢谢他。”

“好,明天妈妈和他说。”李慧茹笑着,摸了摸宋听眠的脑袋。

宋听眠瞥了一眼,却瞧见母亲那双皲裂粗糙的手。

脸上的笑意收敛,她问:“妈,新雇主家,还适应吗?”

“适应。”李慧茹点头,她做保姆有一段时间了,换了几个人家,唯有这个轻松不说,工资还挺高。

“这家女主人人很好的,我做饭会过来帮我一起,还给我准备了做家务的手套。哦,对了,她听说你爸瘫痪,还多给了我休息时间,不然我也没时间给你爸做饭了。”

听到这儿,宋听眠放心了一些:“那就行。”

“好了,你快写作业吧,妈妈不打扰你了。”

“嗯嗯。”宋听眠乖乖点头,冲李慧茹笑笑。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