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夏来信 》宋春禾

长夏

宋听眠茫然地抬起头看他,眼睫在光怪陆离的灯光下扑闪,显得更加水灵。

“谢谢。”停滞了几秒,她轻声道,伸出双手接过江烬递来的果汁。

身边看到这一幕的林织觉得江烬有点反常。

江烬还想说些什么,刚张了张嘴巴,滑板那边有个穿着热裤和低胸吊带,扎着高马尾的女孩儿,倏地跑了过来。

“烬哥哥——”女孩叫了一声,冲过来一把抱住了江烬的胳膊,恨不得整个人挂在江烬身上似的,声音也嗲的人难受,“你怎么才来呀!你知不知道人家等你很久了!我都要想死你了!”

旁边的陈昭然听不下去,浮夸地呕了一声,吐槽道:“小桃,你还能再恶心点吗?”

小桃瞪了陈昭然一眼,没理他,搂紧了江烬的胳膊,仰着头对她撒娇道:“烬哥哥,你上次教我那个我还没学会,你再教教我好不好。”

江烬神色不耐,还没说话,小桃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走啦走啦,你再教教我!”

江烬被小桃给拽走了。

宋听眠朝着他们看去,只见江烬被拽到了滑板场地那儿。

原本还在练习的男男女女们一见江烬过来,全都停了下来,纷纷冲他打起招呼。那场面,让宋听眠不由地联想起自己很早之前看过的港片电视剧,古惑仔上街,小弟见了都喊一声大哥。

她觉得有点“滑稽”,唇边扬起一抹笑意。

与此同时,舒戈问了一句:“这个小桃,追阿烬多久了?”

林织嚼着薯片,慢悠悠道:“三个星期,比上次那个李雅婷久一些。”

李雅婷。

如果宋听眠没记错,好像是暑假见到的那个粉头发女孩儿。

宋听眠喝了口橙汁儿,默默继续听他们讨论。

陈昭然:“你们说,这个嗲精能坚持多久?”

舒戈:“两个月?”

林织看着人群中的江烬,放下薯片袋子,拍了拍手上的残渣:“我猜顶多一个月。”

舒戈:“怎么这么确定?”

林织自信一笑:“江烬对不想接触的人有多坏,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听到这儿,一旁的宋听眠想到了她撞见江烬两次拒绝别人的场面。

正在心里肯定江烬嘴巴坏,陈昭然凑到了宋听眠身边:“喂,小绵羊,江烬在你们学校,有没有弄哭过别人?”

宋听眠想了想,点头:“有的。”

陈昭然眼睛亮了:“漂亮吗!?”

宋听眠:“挺漂亮的,算是我们学校的校花。”

陈昭然:“那他惹哭过你吗?”

宋听眠:“没有……”

陈昭然撇撇嘴:“那我估计快了。”

宋听眠很是茫然:“为什么这么说?”

陈昭然扬眉一笑:“因为他是蛊王。”

“目前为止,我就没见过有不喜欢他的女生。只要是喜欢他的,没一个不被他惹哭的。”话罢,陈昭然又补了一句:“哦,不对,除了林织。林织和江烬只是革命友谊,她和舒戈才是真爱。”

一听这话,旁边的林织坐不住了。

她随手捞起手边的沙发枕,黑着脸砸了过去:“话这么多,吵死了!”

陈昭然抬手去挡,大声叫道:“舒戈,快点管管你的小青梅!”

舒戈侧目看向林织,眼底透着些宠溺,轻笑了声,冲着陈昭然摊手:“我可管不住。”

但很快,舒戈的神情就黯淡了下去。

他和林织青梅竹马,打娘胎就在一起,他最清楚她的脾气秉性。自然也知道,她不喜欢别人拿他俩放在一起打趣。

舒戈不自在地变换了一下坐姿,探身拿起桌上的酒杯,又重新靠在了沙发上。

林织和陈昭然还在你一言我一句的吵着,一直坐在他们当中宋听眠,在他们的吵闹声中。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了滑板场地,被人群包围着的江烬身上。

江烬手拎着一个黑色地板红色涂鸦的滑板,走到前方的一片空地,弯下腰将滑板侧立在了地面上。

似乎是觉得难度不够,他又让人叠了一块板上去,将高度增加了许多。

而后,江烬回到起点,脚踩在自己最常用的一块长板上。他目光坚定地盯着前方的障碍,吐了口气,开始往前滑动。

眼看着即将冲到立板那儿,江烬腿部肌肉一用力,蓄力一个起跳,直接连人带板的从地面上的立板上跃了过去。

他腾空而起的那一瞬间,时间放慢了流速。

眼前的画面倏地定格,宋听眠瞧见江烬的衣摆因为立的作用向上掀起,露出了一小截清晰分明的腹肌。

宋听眠愣了愣。

下一秒,画面倏地加速。

滑板落地时发出砰的声响,紧接着,是男男女女们的欢呼声和鼓掌。

“烬哥牛逼!”

“烬哥真有你的!”

“烬哥再来一个——”

江烬唇角一弯,扬起一个带着傲气的笑,溜着滑板,从终点回到了原点。

不知道是不是宋听眠的错觉,在江烬转角时,她看到他侧头朝她这边看来。

匆匆一瞬,他唇角一弯,冲她扬眉。

那一瞬间,宋听眠突然明白陈昭然说的蛊王是什么意思。

愣了愣,宋听眠摇摇头,没再去看江烬。

*

江烬又玩了一会儿,最后趁着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想办法摆脱掉了一直粘着他小桃。

此时此刻,陈昭然出去买零食了,林昭和舒戈在一旁打着台球。

林昭招呼了宋听眠几次,但她都摇摇头拒绝了她的邀请,只是坐在沙发上抱着喝了一半的果汁,静静地看他们打球。

江烬看她一个人坐在那儿,径直走过去,手背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不去玩?”

宋听眠摇摇头:“我不会。”

江烬:“不会不知道学?”

说着话,江烬一把将宋听眠手里的果汁儿拿了过去。

她还没回过神,江烬的手握住她的手臂,将她从沙发上拽了起来。

江烬拉着她走向另一边空的台球桌,拿起桌上的白色球杆,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虎口处夹住球杆,压腰贴近了球桌。

“你先看我打一次。”他抬眸看宋听眠。

五光十色的吊灯落下光影,投射在他的身上。

好看的像是笼入了一场梦境。

宋听眠轻轻嗯了一声。

江烬低下头,将视线挪动了桌面上,眼微微眯起,找准角度,对准桌上的白球,手腕发力,一杆打了过去。

白球瞬间击中篮球,在桌面叮铃哐啷的滚动后,哐当一声掉进了洞口。

宋听眠赞叹了一声:“好厉害啊……”

江烬直起身:“看明白了吗?”

宋听眠:“嗯……看、明白了吧。”

江烬:“试试?”

宋听眠还迟疑着,江烬就把球杆塞进了她怀里。

宋听眠硬着头皮,脑袋里想着刚才江烬的模样,模仿起他的动作,一手握住球杆,一手放在球桌上,压低身子,对准了桌面上的球。

本是满怀信心,但一竿过去,宋听眠却打空了。

她觉得有点尴尬,抿了抿唇,刚想说再试一次,江烬却倏地从她身后扶住了她的手腕。

江烬的手指温热,触碰到她皮肤的那一刻,她下意识往后缩,后背却猛地撞上了江烬的胸膛。

“别乱动。”江烬提醒道:“注意力集中。”

宋听眠下意识侧目去看向江烬。

近在咫尺的那张脸棱角分明,皮肤通透白皙,好看的让人无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下一秒,江烬敲了一下她的手背:“关节要向上弓起,拇指打开往上翘,把球杆固定住。”

宋听眠听着他的话,乖乖调整起手型。

看她学了个八分像后,江烬指指桌面上的红色台球;“打那个试试。”

话罢,江烬直起身。

身后没了压迫感,宋听眠莫名觉得没那么紧张了。

她松了口气,盯住江烬说的红球,凝神后手臂发力,一杆戳了出去。

几个小球碰撞在一起,叮铃哐啷的,宋听眠紧盯着红色的那个,只见它慢慢滚落到球洞边上,然后哐当一声落了下去。

“进了!进了欸!”宋听眠开心的原地跳了起来,下意识回头看向了江烬,“你看到了吗,我刚刚进了!”

“看到了。”江烬轻声道,唇角微弯,眼眸中漫上一丝宠溺。

宋听眠从来没玩过台球,现在进了球,有一种胜利感,而这种胜利感,是一次不够的。

这不,她玩上瘾了。

抱着球杆围着台球桌走着,一杆又一杆的打了起来。

不知道玩了多久,一旁的江烬突然开口了:“宋听眠,一会儿去唱歌。”

江烬不是询问的语气,而是通知。

宋听眠打球的手顿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玩嗨了,连忙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

已经这么晚了吗?

宋听眠眉头皱了起来,同江烬道:“很晚了,江烬,我得回家了。”

江烬:“晚吗?”

“快要十点钟了。”宋听眠点头,神情很是为难,“我得走了。”

话罢,宋听眠放下了手里的球杆。

她正准备走向沙发区去拿书包,江烬却突然一个箭步冲过来,一把拽住她的手腕。

“宋听眠,我让你走了?”江烬厉声道,手上一用力,将宋听眠拽到了自己面前。

宋听眠觉得奇怪:“我走还得你同意吗……”

江烬原本正玩在兴头上,刚听她要走就有点不开心。此刻又被反问了这么一句,脸色倏地沉了下去。

但他也知道,她这样的乖乖女,家里一定不会允许她玩到凌晨再回去。

不过这样轻易放她走,江烬又觉得不甘心。

打量着宋听眠,江烬狡黠一笑,起了逗她的心思。

“不然呢?”江烬说着话,不动声色地伸出双手,撑在了台球桌的边沿上,将宋听眠圈进了怀里。

“你、你做什么?”宋听眠被他突然靠近的举动给吓到了,下意识往后退去,可身子已经碰上了台球桌。

“不做什么。”江烬慢慢弯下腰,平视起那双小鹿般灵动的圆眼,调笑道:“你想回家可以,先叫声哥哥听听。”

“啊?”宋听眠有点没反应过来。

江烬:“你叫声哥哥,我就让你回家。”

宋听眠不明白:“我们差不多大,我为什么要叫你哥哥?”

江烬撇撇嘴,没解释,反倒威胁起她:“叫不叫?”

宋听眠着急回家,只能硬着头皮张开嘴巴,十分生硬的从喉咙里冒出了那两个字:“哥、哥哥……”

江烬不满意:“我没名字?”

宋听眠咬咬牙:“江烬……哥哥……”

江烬继续挑刺:“声音太小,听不见。”

宋听眠觉得这人简直是脑袋被门夹了。

让她叫哥哥才放她走就算了,她明明叫了,还非说声音小。

气恼着,宋听眠攥紧了手心,很是羞耻的扯开了嗓子:“江烬!哥!哥!”

江烬这回笑了:“还挺乖。”

宋听眠因为难为情,脸颊早已红透。此刻只低着头,小声询问他:“我现在能走了吗?”

江烬:“要不你再叫一声?”

“叫了我就送你回去。”

宋听眠实在是忍不了了,气急败坏地一把推开江烬:“江烬,你、你不要脸!”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